<input id="6ioks"></input>
  • <menu id="6ioks"><tt id="6ioks"></tt></menu>
  • <input id="6ioks"><tt id="6ioks"></tt></input>
    首頁 > 廣播經濟頻道 > 小鳳直播室 > 讀談話實錄

    經濟學家 薛兆豐 大英百科全書/信是有緣/巴赫(2)

    • 來源:齊魯網
    • 2012-09-25 13:55

    關鍵詞:小鳳直播室 小鳳

    [提要] 改造“世界”,非經濟學所長;但改造“世界觀”,卻是經濟學的強項?!φ棕S

    OUT的人

    鳳:我有一個好玩的發現,在你的主頁上,好多文章后面都有一個熒火閃閃的小標記,有的是“Hot”,有的是“Cool”,哪些文章算“Hot”,哪些算“Cool”呢?

    薛:我這里有“New”,就是新的文章,“Cool”是一個挺新潮的詞,意思是新穎、特別、帥,我通常會把那些寫得特別好,特別有力,特別與眾不同的文章叫做“Cool”,那些能夠引起熱烈爭論的,反響很大的,但里面包含的東西未必新穎的文章我會用“Hot”。

    鳳:既是“Hot”又“Cool”的怎么辦呢?

    薛:我一般會用“Hot”(笑)。

    鳳:現在還有一個比酷還酷的詞叫“in”。 

    薛:就是很入時的意思,它的反意詞是“out”。這是一個挺好的主意,我將來的文章可能會加上“in”或“out”,如果那篇文章不能代表我現在的觀點,我會標上“out”,如果一些觀點已經形成,但是我覺得還不夠可靠,還沒有經過驗證的話,我可能會標上“in”(笑)。

    鳳:兆豐,你在深圳生活,深圳也是一個很“in”的城市了,你是不是一個很“in”的人呢?

    薛:朋友們都說我是一個很“out”的人,一個很沉悶的人,但是我不希望自己這樣,所以,我竭力使自己“in”。比如在一些娛樂場所經常會放映動畫片,我的朋友能夠很投入地去看,看得很高興,而我卻總是看不進去。我很希望自己變成一個能夠接觸時代脈博的人。

    鳳:我也是完全看不了動畫片和漫畫書,朋友曾經借我一套《東京巴比倫》,我愣是沒看懂。我在網上看到過你的照片,非常清秀,特別書生氣,但是,小蟲告訴我說,別上當,因為她見到你的時候,你的頭發是用者喱水打著的,很亮很亮,一根一根的,很時尚。你平常忙什么?

    薛:工作挺忙的,因為我有很多不同的事情,除了本職工作,還有朋友要應酬,要寫作,要動腦子,還要看新聞,看評論,然后我再從他們的評論中找些漏洞。(一起笑)

    鳳:然后好去攻擊人家,專門去干扔磚頭的事情(笑),但是也經常被別人砸磚頭吧?

    薛:對,我挺樂意被人砸磚頭,因為只要我出手的時候都會有十足的根據,所以我不怕他們來挑戰我。

    鳳:每一次打仗的時候都有信心保證自己會贏?

    薛:通常會,因為通常他們做的論證我都做過了。大學的時候我參加過兩次辯論賽,我是做領隊的。我會設想對方可能提出什么樣的質疑,然后把標準答案寫出來讓每個隊員背熟,這樣,對方一開口,我們已經知道該怎樣回答了。

    替微軟說話

    鳳:記得方興東“起來!挑戰微軟霸權”的時候,一時之間大家都群情激昂的,一片打狼之聲,然而你卻在《南方周末》發表了一篇《憑什么挑戰微軟》的文章,一開始就說:“如果一個人既要偷東西又要立牌坊,那就不得不搬出許多言之不成理的東西,而《起來--挑戰微軟霸權》一書簡直就是《中國可以說不》的IT版。”我想在那個時候公然替微軟說話的人似乎并不多,是不是?

    薛:對,我很奇怪的是竟然沒人為微軟說話,因為我覺得微軟是一個很成功的企業,有很多正面的故事值得我們學習,他維護他的知識產權也是非常正當的事情。

    鳳:可是像你那樣立主“無條件地保護自然壟斷,確保人民幣滾滾流向微軟的管道暢通。你的胸襟是不是也太博大了”?噢,這不是我說的,(笑)這是一位評論家在看了你和方興東在央視“經濟半小時”的辯論之后說的,他感覺你們像兩個高手在華山論劍,方興東的激情還有你的冷竣,都讓他很感慨,然后有這么一段對你的質疑?趕快接招吧!

    薛:我們要知道所有的交易都是對雙方有利的,在自愿的情況下,人民幣流向微軟的越多,假如是一百個億,那么微軟為中國用戶提供的服務是超過一百個億的,這不是胸襟的問題,而是證明了用戶覺得微軟的軟件比他們付出的一百個億更重要。只是恰好軟件是一個很遺憾的產品,就是它很容易被翻版,不像奔馳是比較難復制的產品,所以,人們用慣了盜版軟件的時候,再讓他們付錢,反而會指責微軟。這是挺遺憾的一件事情。

    鳳:那么,當你的論證進行到這一步的時候,你的辯敵方興東他怎么說的?還記得嗎?

    薛:我不知道他怎么說。(一起笑)

    鳳:當時那場辯論有沒有分出勝負來呢?

    薛:這個要看觀眾怎么看了,但是我覺得我說得非常清楚,任何人看了都不難判斷誰勝誰負。

    鳳:也許在激情上你略遜方博士一籌,但是你認為在邏輯上,在理性上你是站得住的,是嗎?

    薛:邏輯才是最有力量的。

    鳳:我發現你好像經常做一些這樣的事情,比如說,現在微軟的這個案子,全球都是反壟斷之聲,我們還在考慮是不是要借鑒,而你卻大談反壟斷的危害。前一段時間又看到你的一篇《自由軟件過眼云煙》。你總是在大家對一件事情很熱的時候給大家潑冷水,發出不同的聲音,這樣的聲音會有人注意嗎?

    薛:當然會有人注意,但是可能我還是不善于去做推廣,注意的人還不算多,特別是你剛才說到的反壟斷法的問題,迄今為止我是國內學者中惟一一個大聲疾呼不要反壟斷法的人,而在美國反壟斷法已經被所有的經濟學家罵得一塌糊涂。

    鳳:但是,好像我們很少知道。

    薛:對,這點我不知道為什么竟然沒有一點宣傳,而且我接觸過的一些國內挺有名的經濟學家對這個問題也一無所知,因為大家都誤會了一點,就是把通過自由競爭而形成的壟斷,跟通過國家干預形成的壟斷(比如中國電信)混為一談。反壟斷法是針對前一種的。如果要解除行政壟斷的話,不需要反壟斷法,只需要一份文件就可以了。

    鳳:你覺得你的理論一定是站得住的嗎?

    薛:至少到現在我沒有見到能夠反駁這個理論的很嚴謹的論證,而我對反壟斷法的看法將會在我翻譯的一本經濟學的教科書里面有詳細的論證,這是諸多教科書里非常出色的一本,到時候我希望會有更多的人對這個問題有更詳細更深入的認識,這比我在傳媒上寫得短文更有說服力。

    鳳:我想知道,兆豐,你這么足的底氣是來自哪里呢?你的武林秘笈?

    薛:來自我反復地學習,特別是在大學時代的爭論或者思考,因為很多問題我們都反復爭論過,爭論到天亮。我們對一些傳統的問題都有認識,我覺得我挺幸運的是在深圳大學的時候,能夠接觸到一系列非常好的思想家的作品,而且原來他們之間都是有聯系的,但最初喜歡上他們的時候不知道這聯系的存在。所以,逐漸地,不知不覺地形成了一個體系。這些知識在國內的普及程度還不夠大,所以我好像拿到了一些武林秘笈(笑)。像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的一些著作,雖然中國早有翻譯,但是銷售的情況非常差,如果這樣的書能夠賣得更好的話,那么會有更多的人得到更好的資訊。

    網友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齊魯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我來說兩句

    齊魯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山東廣播電視臺下屬21個廣播電視頻道的作品均已授權齊魯網(以下簡稱本網)在互聯網上發布和使用。未經本網所屬公司許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東省廣播電視臺下屬頻道作品以及本網自有版權作品。

    2、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以及由用戶發表上傳的作品,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版權和其它問題可聯系本網,本網確認后將在24小時內移除相關爭議內容。

    詳細聲明請點擊進入>>

    版權所有: 齊魯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09062847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503009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712006002
    通訊地址:山東省濟南市經十路81號  郵編:250062
    技術支持:山東廣電信通網絡運營有限公司
    欧美最猛性XXXXX大叫
    <input id="6ioks"></input>
  • <menu id="6ioks"><tt id="6ioks"></tt></menu>
  • <input id="6ioks"><tt id="6ioks"></tt></in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