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6ioks"></input>
  • <menu id="6ioks"><tt id="6ioks"></tt></menu>
  • <input id="6ioks"><tt id="6ioks"></tt></input>
    首頁 > 廣播經濟頻道 > 小鳳直播室 > 讀談話實錄

    經濟學家 薛兆豐 大英百科全書/信是有緣/巴赫(3)

    • 來源:齊魯網
    • 2012-09-25 13:55

    關鍵詞:小鳳直播室 小鳳

    [提要] 改造“世界”,非經濟學所長;但改造“世界觀”,卻是經濟學的強項?!φ棕S

    摔馬、最低工資制、偷盜

    鳳:都說“經濟學家做明星的時代來到了”,他們已經開始搶占過去文學、哲學所占的那個耀眼的位置,也有人說現在是“經濟學帝國主義時代”,我想聽聽你對這個問題的看法,像你這樣沉浸在經濟學各種各樣理論當中的人,會不會看任何問題都不自覺地要用經濟學的眼光呢?

    薛:我想我會的,因為自從我在大學學習經濟學以后,我就不斷地把身邊的問題跟我學到的原理進行印證,現在可能也在不知不覺中運用,我自己不是很明顯地感覺到這一點,只有在跟別人的思想作對照的時候,我會感覺到原來我這樣想是有依據的。我剛才說過經濟學的定義,如果這個定義是正確的,它是分析人類行為的科學的話,那么所有跟人類行為有關的現象都可以通過經濟學來做解釋。

    鳳:能舉個例子說一下嗎?

    薛:經濟學里面有一個例子是向法學滲透的:一個騎馬的人被你家門口的東西絆倒摔傷了,那么這個責任應該由誰負呢?是那個騎馬的人應該小心呢,還是你應該把家門口清掃好不讓人家摔倒呢?

    鳳:照我的想法,誰讓你自己不小心呢,我自己家門口放什么還沒點自由嗎?

    薛:我們沉得住氣的話,就會發現各有各的說法,說個沒完,找不到一個合適的標準。經濟學提出一個標準就是誰避免損害的成本越低,責任就該誰來負。非常顯然,你把家門口清理干凈,成本是很低的。然而讓一個騎馬的人走過每一個地方都小心翼翼地看有沒有陷井的話,這個人的前進效率將會大打折扣。如果整個社會形成這樣的風氣,整個社會的效率就會大打折扣。

    鳳:現在大家聽到這個例子了,誰家門口有石頭趕快搬開(笑)。

    薛:在美國就是這樣的,自家門口的積雪一定要清掃,如果你不在,你要請你的鄰居替你掃雪,否則你會觸犯法律的。

    鳳:看來經濟學已經向法學滲透了,好像有一個叫“經濟法律學”是嗎?

    薛:不,它叫“法與經濟學”,它是一個流派,在60年代以芝加哥大學為中心興起的一個到今天大行其道的一個學派。

    鳳:如果用這樣的頭腦來判這樣的案子,會覺得非常有意思,都是有一些規則可以遵循的。但是,如果所有的問題都用經濟學的眼光來分析的話,都像手術刀一般精準的話,會不會顯得缺乏人性,有一點寒光閃閃過于冰冷的感覺?就像現在我們國內實行的最低工資制,你是反對這個制度的,你豈不是一點同情心都沒有?

    薛:首先經濟學是一門科學,它沒有任何價值的判斷,它只會告訴你,如果你這樣做,就會有這樣的結果,比如說,一個糖尿病人總是喜歡吃糖,而醫生總是不讓他吃糖,你能說這個醫生沒有人情味嗎?不能這樣說,醫生只能告訴你,你可以吃糖,但是如果你吃糖的話,你就會有怎樣的后果,喜歡哪一樣,你自己做選擇。最低工資制也是一樣的,主張做最低工資制的人認為最低工資能保障下層人的生活,但是經濟學的分析是,如果實施最低工資制的話,你想保障的人可能連最低工資都得不到,沒有人再雇傭他們,他們的生活會更糟糕。如果你非要實施這個制度,你可以繼續做,我們只是告訴你,你的做法是事與愿違的。所以,經濟學是一門科學,它會幫助人們過上更幸福的生活,幫助人們做更正確的選擇,就像醫生告訴糖尿病人,你要忍一忍。(笑)

    鳳:經濟學家看問題的眼光的確是挺好玩兒的,有位經濟學說:“我教兒子你不要偷盜,因為你不可能永不失手。”像這樣的邏輯,也只有經濟學家才說得出來。(笑)

    薛:像張五常這樣好的經濟學家會問一些非常天真的問題,比如:為什么不要偷盜?為什么要懲罰犯罪?我們說,即使一個殺人犯,他也不愿意生活在一個自己隨時可能被殺的社會里,是嗎?那么要形成一個規矩,有兩種社會,一種是大家都可以殺人,都可以偷東西,另外一種是大家都不可以,都不可以用盜版的東西。當然,在不同的情況下每個都有損失和得益,那么,如果這兩個社會不斷發展下去,再過一百年一千年,你會發現前面那個社會就滅亡了。

    鳳:看來經濟學可以從社會制度上著手,來提出種種解決問題的方法。

    薛:對。

    鳳:原來一說起經濟學就覺得是一門很沉悶的學科,但是真正進入其中的話,會覺得很好玩,而且對我們的生活會有很大的幫助,甚至于可能改變我們對生活的看法吧?

    薛:你說得沒錯。但是,有一個問題是,改革開放以來,我們中國的翻譯事業做得還很不夠,所以,國外很多好的研究成果還沒有被翻譯過來,只是一些剛好翻譯過來的東西流行在市面上。你說覺得經濟學很沉悶。確實,如果我們翻開市面上的教科書,它確實很沉悶,并不是大家誤解了,那些書確實很沉悶,但是有一些很新很好的內容沒有被翻譯過來,如果這些內容逐漸被介紹到國內的話,那么,大家對經濟學的看法就會改變。

    想做的和想要的

    鳳:我在你的主頁上看到有一個小欄目叫“我喜愛的箴言”,其中有一句話是說:“你只能做你想做的,而不能得到想要的。”你想做的和你想要的都是些什么樣的東西呢?

    薛:我為什么把叔本華(Arthur Schopenhauer)這句話放到“我喜愛的箴言”里面呢?我想這跟我年輕的時候一直不開心,經常遇到挫折有關,這句話給我很大的安慰。我曾經也有很大的愿望,希望我自己的知識和看法可以報效祖國,可以改變社會,使人們生活得更好,但是,現在這個理想已經破滅了。因為我曾經比較過,比如像弗里德曼這樣在學術界赫赫有名又那么善于推銷思想的人,他在國外既能拿諾貝爾經濟學獎又能拍電影,做電臺節目,寫文章,但他對社會的影響,最后看來還是非常小的。因為社會的進程并不是以人們懂得多少而變化,而是與個人所處的位置、制度安排有關。一個學者的思想對制度的安排是非常微弱的。像撒切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里根(Ronald Reagan)等人都非常欣賞弗里德曼的思想,但是最后結果也并不如意。所以,把那句話作為我的箴言,是給我自己的一個安慰。(笑) 

    鳳:有了這句話,想起來就不會太絕望。

    薛:不會太絕望,不會太有挫折感。(笑)

    鳳:現在也許你暫時得不到想要的,只能先做你想做的……

    薛:我想,也許將來我也得不到,現在只能盡我一份力,就是說,當我覺得有看不慣的事情或者實在覺得應該說說話的時候,或者,有人邀請我說:“你來說說,你來說說。”的時候,那么,我會說一說。

    鳳:你這樣的態度給大家的感覺,好像狀態不是特別積極的,是嗎?

    薛:我覺得我并不是太積極的,因為開始的時候,我剛剛掌握這個秘笈,剛剛掌握對世界的看法的時候,我會更積極一點,就像一個實習醫生,他可能會跑到大街上到處抓人說:“哎,你有病,我來幫你治一下病。”(笑)但是,這個醫生看病看多了之后,他會坐在診所里,只有那些有病的人來找他,他才會去看病。

    鳳:那,你的意思是你現在已經心如止水到像老中醫的那種感覺了?(笑)

    薛:那我還做不到,我看到看不慣的東西總是很難忍住不寫文章去拍磚,但是我能忍住不去看!像一些網站、報紙我能忍住不看,因為我知道如果看的話,我不能忍住不寫。

    鳳:但是,兆豐,當你說這句話的時候,我相信很多人聽了會覺得心寒,因為像你這樣有獨立觀點,能夠對社會做深入思考的學者畢竟不多,如果你也只是在別人需要的時候才伸出手來的話,那誰來對這個社會說話呢?

    薛:這個……

    鳳:對不起,對不起。(笑)

    薛:很抱歉我這樣說。但是最近我的思想確實不斷地有新的轉變。6月份,我去美國,見到我非常敬佩的年邁的經濟學家阿爾欽(Armen Alchian),我對他說:“你負有責任……”他聽了一驚。我接著說:“你對傳統的價格理論的衰落負有責任,因為你太低調了,不去說。”他松了口氣,聳聳肩說:“我什么責任也不負,我只對自己的快樂負責任。”思想確實對改變社會的影響是很小的,但是我非常愿意跟那些迫切希望去思考的人去分享思考的方法,讓大家從中得到樂趣。我想,這個樂趣會成為我寫作的動力。

    鳳:當然,在這里我也無權責問你什么,(一起笑)因為你曾經做過這樣的分析:如果有一個瘋子跳樓的話,大家都會說很慘,但是你說,如果分析他當時的心境,他當時的精神狀態的話,也許他做的這個選擇是最優的。那么,也可能你現在所做的這個選擇如果從經濟學的角度來講的話,對你也是最優的,是嗎?我這個比喻損點了(笑)。

    薛:對。我越來越希望過那種比較“in”的生活(笑),關注周圍的人,給我的朋友、親人更多的時間,因為在過去幾年里,我花在寫作上的時間挺多的,睡覺很少,周末也在工作,當然,我從中得到很大的樂趣,但是如果我覺得厭倦的話,我會花更多的時間在別的地方。

    網友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齊魯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我來說兩句

    齊魯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山東廣播電視臺下屬21個廣播電視頻道的作品均已授權齊魯網(以下簡稱本網)在互聯網上發布和使用。未經本網所屬公司許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東省廣播電視臺下屬頻道作品以及本網自有版權作品。

    2、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以及由用戶發表上傳的作品,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版權和其它問題可聯系本網,本網確認后將在24小時內移除相關爭議內容。

    詳細聲明請點擊進入>>

    版權所有: 齊魯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09062847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503009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712006002
    通訊地址:山東省濟南市經十路81號  郵編:250062
    技術支持:山東廣電信通網絡運營有限公司
    欧美最猛性XXXXX大叫
    <input id="6ioks"></input>
  • <menu id="6ioks"><tt id="6ioks"></tt></menu>
  • <input id="6ioks"><tt id="6ioks"></tt></in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