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6ioks"></input>
  • <menu id="6ioks"><tt id="6ioks"></tt></menu>
  • <input id="6ioks"><tt id="6ioks"></tt></input>
    首頁 > 廣播經濟頻道 > 小鳳直播室 > 讀談話實錄

    經濟學家 薛兆豐 大英百科全書/信是有緣/巴赫(4)

    • 來源:齊魯網
    • 2012-09-25 13:55

    關鍵詞:小鳳直播室 小鳳

    [提要] 改造“世界”,非經濟學所長;但改造“世界觀”,卻是經濟學的強項?!φ棕S

    書籍: 大英百科全書

    薛:大家來信都說我的文風特別清楚,特別干凈利落,我回想給我這種影響的一部分是讀書的時候背誦過的一些古文,另外,我大學的時候經??吹囊槐緯侵袊g的《大英百科全書》。這是很奇怪的,有人會讀辭典嗎?我就是讀辭典的人。我把它放在書架上,每天吃飯的時候就會拿下來翻看,它兩個條目的長度剛好夠吃一頓飯的時間。我特別喜歡它很清潔的文風,還有它對問題直接的把握。

    鳳:能舉幾條嗎?

    薛:我印象深的比方說,說到托爾斯泰,它說:“《戰爭與和平》可能是世界文學史上最偉大的兩三部長篇小說之一。”我就喜歡這樣非常簡單的句子,但是這樣的贊揚是非常強烈的,里面見不到很轟動的形容詞,也沒有感嘆號。

    鳳:給人的感覺很客觀。

    薛:對。它還有一些很有意思的條目可以擴張我的知識,我不知道這竟然也是一個條目,比如說“說服”,它是從心理學、文學、傳播學這樣的角度來解釋的,它最后的結論是:“知識水平特別高或特別低的人都是比較難以說服的”。

    鳳:???就這樣來解釋“說服”??。ㄒ黄鹦Γ?/p>

    薛:這可能是傳播媒體的一個傳播理論吧。像這樣的知識,我不知道如果不是讀這樣的百科全書的話,會在什么樣的場合才能碰得上。它可以擴張我很多的認識,可以讓我知道西方傳統的一些看法,不會被國內的翻改左右,可以讓我批判地去理解它們。

    鳳:也就是說,你現在是在用寫辭典寫說明文的方式來寫你的文章,是嗎?

    薛:有時候會,但這樣的話,讀者會覺得太枯燥。

    鳳:我發現在看你的文章的時候,從來都看不到比喻、擬人這些我們經常用的修辭,你是拒絕使用嗎?

    薛:我是有意識地拒絕的。在寫文章的時候,我有自己的一些守則,比方說,我不寫長的句子,不用形容詞,我用動賓式的句子,絕對不用比喻,擬人的手法,因為我清楚地知道這些對說明問題、推理論證一點幫助都沒有,只會妖言禍眾,轉移視線。

    鳳:以前不是這樣的吧?上學的時候也這樣寫文章嗎?

    薛:我以前不是這樣的,因為大家都知道比喻擬人是很常用而且很有用的修辭方法,會顯示你非常聰明,但是,每當我這樣說話的時候,我的一位好朋友就很直接地說:“我聽不懂你在說什么,你不用打比喻,你好好說話就可以了。”后來我終于明白,比喻的說法是不能代替推理論證本身的。還有擬人,我們看到現在很多股評都在用擬人的手法,把股票的指數說得像個人或像頭牛,什么“有信心的2000點”,“沒信心的2000點”,這是什么意思呢?這是經不起推敲的,他愛說什么就說什么好了,(笑)不過很多股民還是很喜歡看的。

    鳳:反正你做股評的時候,從來不這樣寫。

    薛:我不做股評,我曾經評過股評,是說所有這些用曲線,用波浪理論去預測股價走勢的看法都是毫無根據的,所以我不會做這樣的事情,但是如果我做雜志的話我一定也會保留這個欄目,因為還是有很多人喜歡的,但我不會相信,因為在股市里成功的和失敗的一樣多。

    電影:信是有緣

    薛:我看的電影不多,但是遇到喜歡的,我會反復看,其中一部是Fall in Love,香港譯作《信是有緣》,內地的譯法是《墜入愛河》,由斯特里普(Meryl Streep)和德尼羅(Robert de Niro)主演。 

    鳳:我真的從來沒聽說過這部電影,而且居然還是這兩位影帝、影后級的人一起演的,兩位都是戲精,骨子里都是戲的那種。那部電影是講什么的?

    薛:他們在紐約的地鐵里面認識并產生愛情,但他們都是有家庭的,因為這段感情,他們的家庭都破裂了。最后,在一個很偶然的機會,他們又碰到了一起。非常簡單的故事,能夠看到他們非常好的演技,而且我特別享受那種知道對方喜歡自己,但是又沒有開始談的那種感覺,那是最好的階段。 

    鳳:是處于若即若離的狀態。說到這兒,其實我很想問兆豐一個問題。你還沒有結婚是不是?我想一個經濟學者到現在還沒有結婚的話會有經濟學方面的考慮嗎? 

    薛:我自己不結婚的原因,其中一點是我見到的婚姻我覺得都不夠幸福,可能我太理想化了,所以覺得婚姻挺恐怖的。 

    鳳:經濟學家對婚姻有沒有最新的闡述呢?因為我知道經濟學家是到處伸手的。 

    薛:他們對婚姻是有解釋的,但我自己結不結婚跟這些解釋無關。經濟學普遍的看法就是把一對戀人看成一個團隊或者一個企業,他們覺得“合”的成本比“分”的成本低。

    鳳:哈,如果兩個熱戀的人聽到你這番話一定會跟你急的,太理性了。 

    薛:我說的沒有和他們沖突的。就是說他們在一起要比他們分開得到的幸福大得多。 

    鳳:他們可以達到成本最低但收益最高這樣最大的效益。 

    音樂:巴赫

    薛:我喜歡兩種音樂,一種是我很年輕的時候聽的粵語流行歌曲,一種是上大學以后聽的西洋的古典音樂,到現在我聽的音樂越來越簡單了,我就喜歡聽鋼琴,頂多是一些室內樂,而且是沒有什么旋律的,單調的,特別是巴赫(J. S. Bach)的音樂,我越來越喜歡巴赫。

    鳳:你從巴赫的音樂里聽到什么呢?

    薛:簡單、邏輯、快樂、聰明。

    鳳:那么,那種很優美的,跌宕起伏的音樂呢?

    薛:那種很容易聽膩,而且我很怕吵,除非我心情特別好的時候,我才會聽貝多芬的音樂,但心情特別好的時候很難得,一年也就一兩次,所以,大多數時間我都反復播放巴赫的音樂。

    鳳:聽巴赫的音樂的時候,你會做什么?

    薛:做所有的事情,它不會影響我。曾經有過一套巴赫音樂的特輯,里面有一句話說:“最杰出的音樂家聚集在一起紀念偉大的巴赫”。我非常喜歡這個句子。

    鳳:有人說:“音樂欠巴赫的就像人類欠上帝的一樣多。”

    薛:巴赫確實給音樂帶來無窮無盡的源泉。當你反復聽的時候會聽出它內在的結構,但一定要反復聽。

    鳳:晚上聽巴赫的音樂就不會做惡夢了。

    薛:但是聽巴赫的管風琴也會聽得頭暈。(一起笑)

    網友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齊魯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我來說兩句

    齊魯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山東廣播電視臺下屬21個廣播電視頻道的作品均已授權齊魯網(以下簡稱本網)在互聯網上發布和使用。未經本網所屬公司許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東省廣播電視臺下屬頻道作品以及本網自有版權作品。

    2、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以及由用戶發表上傳的作品,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版權和其它問題可聯系本網,本網確認后將在24小時內移除相關爭議內容。

    詳細聲明請點擊進入>>

    版權所有: 齊魯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09062847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503009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712006002
    通訊地址:山東省濟南市經十路81號  郵編:250062
    技術支持:山東廣電信通網絡運營有限公司
    欧美最猛性XXXXX大叫
    <input id="6ioks"></input>
  • <menu id="6ioks"><tt id="6ioks"></tt></menu>
  • <input id="6ioks"><tt id="6ioks"></tt></input>